不愿

玫瑰少年(下)

这一晃就是四年,我20,她24。



微信中

我:我要回来了

她:什么时候?几点?我去接你

我:不用了,你好好上课吧。我一回去就去找你

她:这……不好吧,这届学生才开学,还不知道我俩的事呢

我:没事儿,正好我有个惊喜给你。我上飞机了,不聊了。

她:好,注意安全。

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,我回到家整理行李,我穿好衬衫,外面套了件西装,我出了门来到拐角的花店,买了一束花。来到学校门口,保安看到了我说“呦!小蔡来啦!”“对,我先进去了,她还在等我!”我走在学校走廊上,一路上碰到了许许多多以前的老师,他们都知道我是来这任教的和看她的,只有她不知道我来这任教,我们牢骚了几句。我离她的办公室越来越近,我站在办公室,向里面探了探头,看见她正在给一个学生讲题,我深吸一口气,投了进去喊了声“报告”,她抬头盯着我看,很是惊诧,她旁边的学生也回过头看着我,她起身笑着走过来说“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”她凑近一步说“我正在讲题呢,你怎么就过来了”“我想你了呗”说完我轻覆在她的嘴唇上,旁边的同学捂着嘴在笑,她回过头说“你还在这干嘛,没见过是吗!快回去该上课了。”那个女生拔腿就跑,“怎么在一起这么久了,还脸红?”“我其实来这是任教的”“任教?”“对是语文老师,而且我和主任说我就坐在你后面。”“好吧好吧,真是服了你了。”“而且我还是全校唯一一个副班主任,你是二班的班主任我是二班的副班主任兼二班和四班的语文老师。”“副班主任?!主任怎么给你安排了这个?”“考虑到你需要我,你把我给你了”“好好好。”

下午自习课,我被她拉到班上,“这是你们的副班主任兼语文老师,全校就我们班有副班主任。”“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和副班主任,同时也教四班,我姓蔡,你们可以叫我小蔡老师,你们觉得叫什么亲切就叫什么,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岁。”底下的同学掌声雷动,那个女同学小声的说到“她就是我在办公室看到和老欧亲亲的那个。”周围的同学都听到了,底下的声音越来越多,一发不可收拾,我和她互相看了看,于是就有人问“你和老欧什么关系啊?”身边的同学在附和着“对啊,什么关系啊?”我扶着额头说到“你们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啊?”我们俩的手在底下紧紧的牵着,“是情侣!”“你们猜对了又好像没猜对”我举起我俩牵着的手“我俩在一起两年了”底下的同学都一脸吃瓜的表情看着我们,她靠近我低声说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“反正他们早晚都要知道的。乖。”自从我们公开了后,在升旗大会上,班主任和副班主任同时上台发言,就在她旁边的我,从后面搂着她的腰,站在身后的优秀学生代表看的一清二楚,她说她的我就跟她后面应和着。每次她上课我都会坐在后面陪她,每次下课我都会来找她。

一个学期的结束,在评优秀班主任的时候,她评上了。就在她拿着奖状,合完照的时候,校长对着话筒说了句话“有请我们欧老师的另一半上台!”她不知道我要干什么,她看着我一步步走向她,手里拿着玫瑰花束,背后拿着一个婚戒盒。我走上台,其他的老师都不约而同走到一边,我单膝跪地,拿出盒子,打开它,我看见她的眼里含着泪光,我大声的说“你愿意嫁给我吗,虽然我俩的年龄差距大了点,但我是真的喜欢你!你还记得我在学生时期让你等我几年吗?!现在我成年了,我来兑现我的承诺了!”“我记得,我真的等了你四年!我想说人生没有那么多四年,我现在一刻也等不了了,我愿意!”我激动的给她戴上戒指,我俩相拥在一起,台下的全校同学和老师都在起哄“亲一个!亲一个!”我单手环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捧起她的脸亲了上去。直到她喘不过气,使劲的拍打着我的背部,我才肯放开她。全校的人目睹了我们的爱情。

回到家中,我抱着她,贪婪的吸食她的味道“欸!你别忘了我可是班主任啊,你才是个副的。”“是的领导!可我等这一刻很久了。”“我俩还是保持点距离吧!”“啊?!为什么嘛?”“没有为什么。”“可是白天听你的,但晚上得听我的!”我抱起她往床上一放,肆意的亲着她,手逐渐不老实起来,越摸越往下。整个夜晚只听见床的摇晃声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,她腰酸背疼的,她生气的打我“叫你轻点,今天还要上班呢,这算是吻痕,怎么去啊?”我吃痛的叫了声“我不也要去吗,我帮你贴腰贴就好了。”“你就等着吧,我不会理你了!”

到了班上,她在上数学课,我就跟在她身后帮她看看纪律。下课了我就去办公室等她,见她进来了她也不理我,我就蹲在她旁边,想进来的学生都识相的走开了,她看了看我这副样子,揉搓了一把我的顺毛,由于我是短发,她就使劲的揉搓。到了语文课,我顶着她一手搓出来的发型去上课了“老师,你的头发……”“哦,被你们班主任搓的。”“咳咳咳,谁说是我搓的,明明是你自己搞得。为了给你惩罚,改善这节数学了”“别啊,老婆,他们课还没上完呢。我错了,下次轻点儿嘛。”“嘶……你在说什么呢,这么多人看着呢?!”“我说我错了,把你弄疼了!”“哦~”底下的学生起哄到。“别听她瞎说,你上吧你上吧,原谅你了。”她走出教师,同学们就问我“你俩不会昨天晚上……”“没错。”“好了我们继续上课!”

又走过了一个学期,我俩依然在任教,我们的故事每一届的学生都知道。我俩连优秀教师的照片都是拍的一张,一张里,有两个人。

玫瑰少年(上)

那年我刚上初中,我和她的初次见面。



她是我的数学老师,她同时也是二班的班主任。而我在四班,和我们班和二班隔了一个班的距离。

这节课是数学课,她走进教室,将手中的课本放在讲桌上,并开始了自我介绍:“我叫欧蓉蓉,是你们的数学老师。”我看她的的第一眼就有不一样的感觉,我就这样紧紧盯着她,目光深邃,就好似粘在上面了一样,掰都掰不开。

由于我的数学不太好,经常被她牵着手来到办公室写卷子。每次她牵起我的手我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,我和她面对面的坐着,卷子就放在办公桌上,正当我抬起头来,就和她的目光撞上。我害羞的低下头,紧张的搓了搓头发,双脚在地上慌乱的来回摩擦,手在裤腿上来回摩挲。她率先开口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看我?”“我……我……有点……害……害羞。”“你抬头盯着我看。”我内心的小鹿乱撞,紧张到不停地抖腿来缓解。我慢慢抬起头,与她的目光对上。我从她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,不出所料我还是很害羞,连忙低下了头。她看到我这副样子,轻声笑了笑,抚了抚我的头发。我在走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刹那,笑了出来。路过的同班同学都以为我疯了,可以一天都是冰山的人,居然笑了。我清了清嗓,努力装成面无表情的样子,走了回去。

到了初二,她依旧是我的数学老师。就在这天,我正在准备板报,她突然走进了我们,让本来在自习的我们十分惊讶。她跨进门径直走向我,用卫衣帽衫的绳子,捆住了我的双手,将我拉走。走在路上,我转过头对她说:“你怎么还没有对象?”“爱情这种东西吧不是说来就来的。”“其实你挺好的,如果你愿意等我四年的话,我们就在一起。然后……”她打断了我说的话,“好。”她似乎等这个问题等了很久,她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答应了。我表面上毫无表情,但内心是狂喜的。那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答应我的追求了,在数学课上,我就一直盯着她,她就说“小蔡,你老是盯着我干嘛?”“你好看啊”周围的同学跟着起哄,她无奈的低下头笑了笑。日子越过越久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很长。就在要考试的前两天,在自习课时,她把我拉到她办公室让我写卷子,我就这么看着她说“等着吧,等我成年了看我不搞死你。”“你还早着呢,快写吧。”我用了45分钟的时间写了一张卷子,我也用了45分钟时间陪了她一节课。我主动伸出手来让她牵着我,我们走在学校走在学校走廊上。

初三的时候,学习压力很大,学校就举办了羽毛球比赛。作为省队的我自然是不可缺席的。但正巧碰上我肩膀受伤,手腕又不能发力,当老师问我能不能参加时,我依然不顾反对,坚持参赛。班主任扶着额头说到“你就看吧,到时候有你好受的。看欧老师不打你。”我突然意识到她一直不让我在伤势还没好的情况下激烈运动。我心想“这下完了。”上课铃声打响,我们回到座位,她照常踏进我们班,她开口询问到“你们班谁参加羽毛球比赛啊?”众多同学异口同声回答“老蔡和小翁!”坐在人群当中的我不敢抬头与她对视,她听到我的名字后,脸瞬间变黑了,面无表情的看着我,我颤颤巍巍的抬起头,勉强与她的眼睛对上,周围的同学看着我这副样子,都觉得自己好像闯祸了。下课了,她临走时说“老蔡出来一下!”我慢吞吞的跟在她身后,来到我熟悉的办公室,她坐在办公椅上,“说吧,为什么还要参加!你明明知道自己的伤还没好!”“我保证!我不会再受第二次的伤,你放心!”“行,你说的。”

比赛那天如约而至,她在看台的第一排,是离球场最近的那一排,她手拎着我的球鞋,我坐在她和英语老师的中间,我正在换鞋子的时候,英语老师在我耳边说“你可千万别受伤了,欧老师要生气,我可帮不了你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“我去热身了。”我走到球场上,压了压腿,抬了抬胳膊。“快看!欧老师!老蔡上场了。”本来正在和他们班学生聊天的她,瞬间就转过头,我回头望向她,露出了一个微笑。刚开始打还好,到后面越打越累,来回的几个吊球让我有点吃不消,场外的同学和老师为我加油助威,当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我起劲了,连续的几个扣杀,让我的比分更加占据优势,最后一记球,正当我准备发力时,肩膀和手腕同时传来的一阵阵刺痛,让球拍掉在了地上,我不得不叫伤病暂停。我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球拍,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,有捏了捏肩膀,走向她,坐在她身边,我从包里拿出难闻的喷雾和药膏贴,我露出肩膀,她边帮我贴药膏嘴里边不停地叨叨说“你不是和我保证不会再受伤的吗?现在呢?”我被问的无话可说。英语老师拍了拍我的腿,无奈的摇头。“好了,还有没有哪里受伤了?”“没有”我不敢将我手腕受伤的事告诉她,于是我就顺手拿上护腕,套了上去。她看见了,她知道我打球不喜欢戴护腕,除非是受伤,我刚要离开,她叫住我,“用左手吧”“左手?”“嗯,对就是左手”我的右手打球可以,但我的左手也不赖。我就听了她的话,后面几场比赛用了左手。就在最后一场与二班的决赛当中,她作为二班的班主任当然是希望自己班赢,我作为四班的我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而输掉比赛,连续的来回拉球,我肩膀愈发疼痛,我的面部狰狞,硬撑着比完了这场比赛,最终我们四班夺魁。我激动的躺倒在地上,肩膀的疼痛让我直不起身子来,周围的同学赶来蹲在地上查看我的情况,她看在一群人围在那,又没有看到我的身影,她走过去,挤过人群,看见我躺在地上头上又冒着冷汗,她扶我起来一路走一路在埋怨我,说我不好好照顾自己,“对不起啊,让你……担心了。”“这有什么的你打都打了,时间又不能倒流。”那一晚,我躺在她家的沙发上,她睡在床上。第二天我和她共同来到学校,引来了众多同学的起哄的声音。

过了很多天,初三的最后一个运动会,我参加了,我的伤好了。在我跳高时,不小心露出的腹肌,引来了旁边围观的女生的尖叫声,本来在一旁的她。气的转身就走。跳完拿第一的我,第一时间就去找她,见她一脸不开心,就想到了自己的腹肌露了出来,我赶紧哄她,“你要想看,等我成年了我一定给你摸。”她笑了笑,戳戳我的腹肌说“那好啊,我等你。”转过头她小声的说了句“哼,还怪硬的。”

中考来临,我的数学成绩异常的好拿了满分,英语也是。语文离满分差了那么三四分。总分自然是排在全校第一。我被北大提前录取,收到通知书的那天我来到她面前说“我要去北大了,你要等我啊,我很快就回来!”“好,我等你!”

Klein Blue(2)

  “呦,小刘来了呀!快快快找个空位坐下。”折奈市医院的张院长听见推门的声音便开始招呼刘雨昕坐下。

  刘雨昕礼貌的点了点头,眼睛看了一圈发现只有陆柯燃的身旁有两个空位。像是他们故意留的,但又好像不是。

  刘雨昕在众人炽热的目光下,一步一步朝着陆柯燃的方向走去。跟在后面的许佳琪直接绕过刘雨昕来到她的前面,拉过刘雨昕的手径直走向陆柯燃身边的空位。

  许佳琪懂事的空了一个位置,让刘雨昕坐在陆柯燃旁边的位置。

  好巧不巧,就在刘雨昕准备坐下的一瞬间,陆柯燃一抬头与刘雨昕的眼睛对上了。刘雨昕的耳朵瞬间就红了,而陆柯燃就像是刚从蒸拿房里出来一样,脸红扑扑的。出于礼貌陆柯燃还是朝刘雨昕点了点头。

  周围的人看见那两个人这般模样,都不约而同的露出来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  “既然大家都到齐了,咱们就开始动筷吧!”这时的张院长发话了,缓解了这一包厢的尴尬气氛。

  “咱们这个医院呐,有好几对恋人,甚至都有结了婚,生了娃的。到时候,你们这些人呀办一些典礼别忘了我这个院长哦。”张院长开口说道。

  “哎呀,院长你可别提了,我们这几个是结婚了,可咱们医院还有好多单着的呢!”坐在院长旁边的同科医生赵小棠说。赵小棠刚说完,大家就不自觉的看向刘雨昕和陆柯燃。

  在众人的目光下她俩显得不是很自在。

  在不知不觉中,陆柯燃逐渐喝醉了,其他人识相的一个个都走了,只剩下刘雨昕就在原地。而许佳琪则是跟着其他医生离开了。

  陆柯燃醉倒在刘雨昕的怀里,刘雨昕的手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放,就把陆柯燃抱起来走向停车场。

  刘雨昕一步一步的来到自家车前,拉开副驾驶的门,小心翼翼的将陆柯燃放在座椅上。

  “雨昕,别走。”陆柯燃双手环绕在刘雨昕的脖子上,温热的气息在刘雨昕耳边萦绕。

  “好,我不走,但我们先系安全带好不好?”刘雨昕用她那温柔的声音问道。

  “刘雨昕,我好喜欢你啊。”都说酒后吐真言,陆柯燃则说出了真心话。

  刘雨昕震惊的抬起了头“柯燃,你认真的吗?”

  “那当然,我可喜欢她了。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我就对她一见钟情,我还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呢。”

  “我当然喜欢你呀,柯柯。”

  刘雨昕一路上脑袋里循环着陆柯燃的话。

  “咔嚓!”门开了。

  “姐,你回来啦。陆医生怎么样了”许佳琪站在门口看见刘雨昕抱着陆柯燃走进家里。

  “柯柯她喝醉了,只好先送过来了。今晚柯柯就睡在我房间里吧。”

  “啊行,我会关好房门的。你们早点睡。”许佳琪不怀好意的说。

  第二天,陆柯燃从床上醒来发现这并不是自己家。

  “柯柯,你醒了。”

  陆柯燃看见睡在自己旁边的刘雨昕,“我俩……昨……昨天,没干啥吧。”

  “你的衣服那么整齐,我能干什么。”

  “还有柯燃,我……我喜欢你,你能做我女朋友吗?”

  “我也……喜……喜欢你,我愿意。”

  刘雨昕开心的抱起陆柯燃去到卫生间。简单的洗漱过后,刘雨昕和陆柯燃捯饬捯饬穿好上班要穿的服装手拉着手走出房间。

  在客厅等待她俩吃饭的许佳琪看到这个场景不淡定了。

  “姐……你俩这是……?”许佳琪疑惑问向刘雨昕。

  刘雨昕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陆柯燃,开口说:“小ki呀,以后我们和柯柯就是一家人了,你也得叫柯柯姐姐。”

  “哇哦!太不错了!真是太棒了!”

  “不是小ki,我脱单了,你高兴什么?你也给我快点!”刘雨昕吼道。

  “小陆姐姐你看,刘雨昕凶我,快帮我制服她!”许佳琪转向陆柯燃,向她抱怨到。

  “好啦,熏熏,佳琪她还小,你跟她较什么劲。”

  “哼!不闹就不闹。”刘雨昕嘟起嘴,一脸委屈。

  陆柯燃见状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刘雨昕嘟起的嘴上小啄了一口。正当陆柯燃想逃走时,被刘雨昕一把抓过去。陆柯燃的一个转身,转到了刘雨昕的怀里。

  在一旁的许佳琪双手捂着脸,虽然说是捂着脸的,但是从手指的缝隙可以看出,她在偷看。

  刘雨昕驾车来到医院停车场,手拉着陆柯燃的手,许佳琪则是跟在她们俩的身后。

  一路上的小护士和医生都在讨论。

  “啊!刘医生都恋爱了,还是和你们科的主任陆柯燃,我的两个“情人”没了!”

  “她们两个加在一起简直就是颜值的天花板,整的天花乱坠的。”

  “唉,既帅又有成就的刘医生和陆医生都在一起了。我的标准又要提高了。”

  刘雨昕在和陆柯燃分离前,给了她一个爱的抱抱和亲亲。

  这时正好刘雨昕的好基友喻言走来,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

Klein Blue(1)

“克莱因蓝的大海,是双倍的温柔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“刘医生在吗?”站在办公室门外的许佳琪敲了敲门轻声问道。

“在,请进!”刘雨昕坐在工位上附和着。许佳琪推开门就看到刘雨昕在电脑屏幕前鼓捣着什么东西,目不转睛。“刘老师呀~你在干什么呢?”刘雨昕听到是许佳琪的声音急忙抬起头,将手上的记录本收起来“啊,是小ki呀~没什么只是在记录关于外科手术的东西。”(注明:许佳琪在这里是刘雨昕的妹妹,亲妹妹)“姐~这都快到下班点了,你还不走?”许佳琪边说边熟练的走到刘雨昕办公桌前的沙发上,一个华丽的转身坐在沙发上。瞧见这一幕的刘雨昕无奈的扶额笑着说:“小ki呀~我是主任,我可不能早退。” “今天是我们医院一年一度的聚会你忘啦?”听到这的刘雨昕突然抬起头说:“哎呀!我都忘了!”话音刚落,只见刘雨昕一阵风似的脱下工作服,穿上平常的便装,拉过许佳琪推开门走出医院大厅。

  因为刘雨昕年轻又帅气,是这个医院公认的院草,所以在赶往停车场的路上,那些小护士和医生都在盯着刘雨昕看。

  “哇!你看!那不是我们科的刘医生嘛,人家正脸好看,没想到侧脸也这么帅!”

  “可不嘛,我们刘医生可是宇宙无敌第一帅。她妹妹也好看,她妹妹许佳琪可是我们科的院花呢!”

  “欸,这一家全是既有颜值又有实力的。我慕了!”

  “姐,你现在可以呀!魅力都这么大了?我怎么不知道我姐的颜值这么高呢?”许佳琪调侃到。

  “好啦,快走吧,再不走就赶不上聚会了。再说了你都这么好看,你姐我的颜值能差吗?”

  “哈哈哈!那必然是不能。”

  她们来到停车场,许佳琪娴熟的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,系好安全带,歪过头欣赏着沿途的风景。

  “唉,姐,你听说了吗,这次聚会内科的主任陆医生也来。”

  “是嘛?”这让坐在驾驶位上的刘雨昕不淡定了,她喜欢陆柯燃多年了,从她刚来到这家医院开始就喜欢上她,但刘雨昕不知道的是陆柯燃也喜欢她。她俩的互相喜欢这件事可谓是整个医院都知道的事情,只是刘雨昕和陆柯燃这俩个家伙还互相不知道,都以为自己只是单向恋。

  “姐,你脸怎么红了?你不会是喜欢人家陆医生吧!”许佳琪自然是知道刘雨昕喜欢陆柯燃,她只是想当一个助攻罢了。

  “小……小ki你在说……说什么呀?”刘雨昕说话不自觉的结巴起来,耳朵也在不经意间红了。许佳琪看刘雨昕的眼神飘忽不定就一副“懂得都懂”的样子笑了笑“好啦,我逗你的,好好开车。”

  她们来到预订的餐厅,一进门刘雨昕就看见了陆柯燃。


人物介绍

人物:刘雨昕

年龄:24

职业:外科主任


人物:陆柯燃

年龄:26

职业:内科主任


本文昕1

燃1有机会会写的